第103章 重重危机
书名:最强教官在都市 作者:燃烧森林 本章字数:425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2:42:05

“把枪给我。”猴子怒吼道,看着还在喷射火力的机枪,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,接过巴腾递过来的武器,马上瞄准了机枪手,凝神,测距,辨风向,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,子弹滑进枪膛,发出清脆的声响,然后咆哮出去,带着猴子的怒火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残影,凶悍的扑倒了机枪手。

一枪爆头,猴子森冷的杀气更盛了,正要瞄准其他目标继续射杀,看到机枪再次响起,暴怒,枪口马上偏移过来,再次锁定了新的机枪手,机枪手似乎也发现了车底下的人,对着车底下猛烈扫射起来。

因为角度的原因,密集的子弹只能打在地面,溅起尘土飞扬,打在大卡上,火星四溅,愤怒的猴子双目森寒,再次瞄准了机枪手,果断出击,又是一枪爆头,机枪再次哑火,等了几秒钟,机枪没有动静,猴子观察起战场来。

大家依托大卡反击,两侧埋伏的敌人被重机枪压制住,不敢贸然开火,偶尔露头的也被其他人精准射杀,但威胁并没有解除,大卡开不动,没有大卡掩护,冲出去就是送死,敌我双方居然达成了某种平衡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已经跑上山头的周天雄看到这一幕,不由松了口气,正准备狙杀敌人打破平衡,忽然心头不安起来,后脑勺一阵刺疼,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感铺天盖地而来,不由大惊,迅速翻滚开去,没看到危险,周天雄慢慢抬头,脸色顿时大变。

只见五百米开外,两百多人正奋力奔袭过来,漫山都是,一个个嗷嗷叫着,周天雄脸色一寒,赶紧透过狙击镜观察起来,是东伊运份子,心顿时跌入冰窟,连呼吸都忘了,两百多人一旦投入战场,被包围的人必死无疑。

“怎么办?”周天雄在心底呐喊,不甘,愤怒,犹豫┅┅,各种情绪一起涌上心头,思维有些停滞,这么多人,这仗怎么打?难道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?一股令人崩溃的压抑感席卷过来。

“轰!”一声巨响,周天雄一震,清醒过来,感觉浑身都湿透了,看着就要冲过来的敌人,一咬牙,双目浮现出一抹妖艳的赤红,握着狙击枪的手臂青筋毕露,脸色冰寒如亿万年化不开的寒冰,心中有了决断,毫不犹豫的快速搜索起来,很快,周天雄发现了一名领头模样的人,正嗷嗷叫着什么。

擒贼先擒王,周天雄深呼吸,将各种负面情绪平息下来,死死的锁定目标,凝神,瞄准,射击,子弹从枪膛里咆哮而出,带着周天雄无尽的愤怒和冲天的杀气,朝目标尖啸而去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死亡的残影。

狙击镜中,周天雄清晰的看到一抹妖艳的红色飞溅,目标倒地,大批人围拢上去,森冷的眼睛里浮现一抹喜色,周天雄不知道对方具体什么身份,也不需要知道,在战场上,狙击手的语言就是子弹,愤怒的子弹,咆哮的子弹。

狙击手的子弹不能沉默,周天雄再次锁定了一名目标,看上去像个小头目,正准备开枪,忽然发现镜头里出现一个黄种人,周天雄一惊,枪头微抬,锁定了对方,目标身材高大,短发,脸色刚毅,穿着迷彩短袖t恤,粗大的胳膊上满是隆起的肌肉,里面蕴含着恐怖的力量。

忽然,周天雄发现对方脖子上有东西,不由调整了焦距仔细一看,是狼头纹身,不由一惊,旋即大喜,枪口往上,瞄准了对方的眉心,想了想,枪口往下,瞄准了对方的心脏,对于这些高手,射心脏的成功率比眉心更高些。

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周天雄调整呼吸,冷静的瞄准着,感受着对方奔跑的速度和规律,只剩下三百米了,这个距离根本不用考虑提前量,风不大,也不需要考虑,周天雄进入一种空灵状态,眼睛里只有目标,周围枪声,爆炸声,嗷嗷叫的敌人放佛都不存在了一般,所有精气神都和枪融为一体。

“咻!”周天雄扣动了扳机,子弹咆哮出枪膛,带着周天雄的全部精气神,全部力量,发出愤怒的呐喊,朝目标扑去,周天雄感觉自己被抽空了一般,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,眼睛透过狙击镜紧紧的盯着目标。

一直以来,敌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周天雄心头,强悍的战斗力,变态的跟踪手段,恐怖的狙击技巧,让周天雄心怀忌惮,这次主动进攻,带着周天雄无尽的期待,直到狙击手被一抹血雾染红,周天雄笑了,力气顿生,自信心大涨,杀气再次爆发出来。

“敌人不过如此,来吧。”周天雄在心底咆哮,呐喊,一枪干掉目标后,心理阴影尽去,周天雄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意来,果断出击,再次射杀了两名敌人。

任何一名出色的狙击手都不会在一个地方连开两枪,周天雄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看到敌人密集的火力扫射过来,敌人更是改变了方向,朝自己跑来,笑了,拔腿就跑,为了引开这伙敌人,周天雄不惜暴露自己位置,战术实现,周天雄当然不会傻傻的留在这里等死。

原本周天雄没把握实现这个战术,但发现敌人的人后,周天雄知道,只要自己射杀成功,以敌人变态的报复心理,肯定会追击过来,并鼓动东伊运份子跟过来当炮灰。

看到敌人嗷嗷叫着扑来,周天雄知道自己成功了,也清楚那名被猎杀的东伊运头领身份不简单,否则,东伊运份子不可能不分兵去支援,全部追击过来,看来,自己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,狂奔撤离中,周天雄沉静如铁的脸庞浮现一抹苦涩。

“哒哒哒!”密集的子弹再次追上周天雄的步伐,几乎咬着脚后跟跑,吓的周天雄全身毛发炸起,身体更是绷的紧紧的,拼尽了全身力气加速,嘴巴尽可能的张大,保证肺部的养气需要,耳畔只剩下呼呼的风声,脸色呈现出缺氧的涨红来。

又是一梭子机枪子弹扫射过来,周天雄大惊,机枪射程远,射速快,一扫就是一大片,无论怎么折跑都难免中弹,周天雄直感觉庞大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压来,呼吸一滞,血冲脑顶,身体本能的翻滚在地。

“砰砰砰!”密集的火舌从头顶扫过,放佛死神的镰刀,炙热的子弹几乎将周围空气燃烧,令人窒息的压抑感席卷脑海,周天雄从来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这么紧,大口喘着粗气,恨不能将周围空气全部吸入体内,平息着加速跳动的心脏。

后面的枪声更近了些,周天雄不敢停留,脚下用地一蹬,身体放佛出膛的炮弹一般,一下子扑出去十来米,绕过一个小山包,前面是个山坳,不大,周围山包也不高,但却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,周天雄灵机一动,飞快摘下手雷,也不拉环,直接扔在了地上,地上光秃秃的,很容易发现,但周天雄判断狂奔追击的敌人眼里只有自己,不会注意脚下。

奔跑着,周天雄将五颗手雷丢在了不起眼的地方,自己快速冲上一处山包,闪身卧倒,刚架起枪,前面就冲过来十几个人,嗷嗷乱叫,很快进入了山坳,周天雄透过狙击镜发现对方奔跑的路线距离第一枚手雷有些远,便将枪口快速偏移过去,瞄准了另一面的敌人,果断出击。

“咻!”一枪爆头,红白之物飞溅,在空中泼墨出一道妖艳的图画。

穷追猛打的敌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,纷纷向另一面闪避,周天雄将对方全部赶到第一枚手雷所在区域,沉静如铁的脸上闪过一抹冷笑,狙击镜瞄准了手雷,等敌人更近了些后,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。

“轰!”爆炸声冲天而起,红光闪烁,吞噬着一道道鲜活的生命,硝烟散尽后,地上已经满是残肢碎肉,没有当场炸死的敌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中,呻吟着,鲜血将周围大地染红。

周天雄冷静的看着这一幕,不为所动,一边用家族呼吸之法快速恢复体力,一边再次瞄准另一个方向冲过来的五六个敌人,这几个人分散的很开,距离自己二百米左右,周天雄快速出枪,将左右两侧敌人击毙后,分散的敌人不经意聚拢起来,正好冲动第二枚手雷附近。

机会难得,周天雄虎目一凝,看着敌人一步步踏入死亡陷阱,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,冷酷的扣动扳机,子弹滑入枪膛,发出清脆的声响,然后咆哮出枪膛,带着死神的狞笑,朝目标闪电般扑去,只留下弹壳从枪膛里弹射出来,翻了个跟头,平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“轰!”爆炸声再次响起,泥土翻飞,破片肆虐,高速旋转着,撕破空间壁垒,撕开目标身体,绞碎了一切阻碍物,惨叫声此起彼伏,死亡的哀伤在旷野山谷弥漫,后面的追兵纷纷卧倒隐蔽,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。

两枚手雷干掉了二十来人,周天雄满意的笑了,换了个伏击点,继续观察着前方敌情,沉静的脸上无悲无悯,整个人完全沉静在战斗的世界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杀戮,将一切试图剥夺自己活命的敌人射杀。

战场没有道德,只有死活,不是敌死就是我活,简单而残酷。经历了几次生死后,周天雄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,军人的生活,强者的生活,不需要热血沸腾的口号,不需要激昂万丈的大义,只需要活着,为活着而战,没有上过战场的人,是无法体会其中的悲壮和无奈。

为了活命,周天雄无所不用其极,森冷的双眸散发着血红的杀气,看到敌人从三个方向再次冲了上来,距离自己不到两百米,一旦合围,火力封锁下,自己根本无从躲藏,果断出击,瞄准另外三枚手雷快速开火。

“轰轰轰!”三声爆炸响起,将追击上来的敌人吓了一跳,纷纷卧倒隐蔽。

爆炸没有造成什么伤害,却给周天雄撤离提供了有效掩护,接着敌人卧倒之际,周天雄撒开腿往后狂奔,放佛草原上追击猎物的猎豹,动作迅猛而轻盈,不规则奔跑形成一条韵动的弧线,飘忽不定,难以捉摸,扫射过来的子弹只能跟在脚后跟做无用之功。

过了一会儿,前面山势复杂、陡峭起来,周天雄大喜,见追兵要紧咬着不放,便毫不犹豫的钻进了大山,一口气冲上一道山梁,一个翻滚躲在了反斜面,枪口朝前,冷静的观察起来,追兵距离自己四百来米,前面视野开阔,自己所在位置居高临下,正是狙杀的最好射击点。

“咻咻咻!”周天雄毫不犹豫的开火了,精准的射击当场放到了五人,其他人纷纷就地卧倒隐蔽,没有结实的工事遮挡,只要暴露出哪怕是半个脑袋,也无法躲开周天雄惊人的射杀。

敌人在头领的命令下一分为三,留下三十来人正面反击,其他人从两侧迂回包抄上来,一旦合围,插翅难飞,周天雄打算趁着对方没有合围前尽可能多的射杀敌人,再次干掉十来个人后,周天雄见两侧的敌人已经围拢上来,不敢久留,顺着山梁撒开腿狂奔而去。

边打边撤,边撤边打,周天雄有信心将这股敌人拖垮,拖死,奔跑中,周天雄抬头看天,太阳已经下山,夜幕降临了,如果不能在天黑前甩掉这股敌人,形势会非常严峻,周天雄不敢再停下来反击了。

奔跑中,风在耳畔呼啸,震的耳膜嗡嗡作响,周天雄全速奔跑着,顾不上回头看一眼追兵,十分钟后,顺着山梁不觉来到一处山顶,看到前面情景,脸色唰的大变,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。

这一刻,周天雄就像受伤的孤狼,大口喘着粗气,心口因为缺氧而起伏不定,森冷的双眸里散发着血红的杀气,冷漠的注视着涌上来的敌人,三个方向的敌人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,围着半山腰散开,很快形成了圆形合围之势,没有了丝毫退路,这是要不达目的不罢休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